转向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向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先生买花惘生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0:21 阅读: 来源:转向盘厂家

“先生,买花,惘生花。”

张南打量了一下这个穿白色公主裙,像个小花童的女孩儿,脸上挂着小孩才有的笑容。接过这盆花,实话说这简直称不上是一盆花,老式陶花盆只有巴掌大小,土上被精心铺上一层彩色的小石子,中间长了两粒墨绿色的多肉植物,张南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种,活像一双高跟鞋。

“多少钱?”他打算掏钱买下,那小女孩却已不知所踪。

张南很喜欢小孩儿,经常在街上看到流浪乞讨的小孩儿他都会解囊。他已经四十了却无一子半女,去医院检查了他和老婆都没有问题,辗转许多医院都无结果。

张南回到家,一个笑靥如花的女人迎了出来,张南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把花给她。女人很喜欢花,在家也种了不少,对这些东西也很有研究,却怎么也认不出这是什么。不过她还是很高兴,毕竟是张南给她买的。她把花拿进了卧室放在了窗台上,拿出工具侍弄起来。张南看着女人忙里忙外心里百感交集,自从张南破产后他也试着要和她离婚,让她自由,毕竟再也给不了她以前的生活。可是女人怎么也不肯,偏偏就这样跟了他十多年,张南不知道自己是否配有人如此跟随。女人是否就是他的真爱,张南不知道。

话说那盆花带回家一个多月,一直在女人的精心照料下,体积上虽然没有变化,却开始在两个多肉顶上长出肉色的小尖儿。是要抽芽还是开花,没人知道。女人很喜欢这盆花,期待着它开花的样子,她觉得一定是前所未见的。

张南在外有个文员儿的工作,工资不高,却每天都累得精疲力竭。多数时候回家吃完饭都是倒头就睡,他和老婆之间其实没有多少情感交流了,每天的一切似乎都像是走程序,公司和家两点一线,时不时休假带着老婆看看电影,虽然他老婆还是比较满足。他从来没预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这样,曾近的雄心壮志都已被岁月磨平。

凌晨两点,张南被噩梦惊醒,梦里是他这辈子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却也许是他这辈子唯一曾经拥有的美好。张南喘着粗气,坐在床边,看了看老婆还在睡梦中,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可能也就这样度过了,至少还有这个女人陪他度过,也许只有她才懂自己。他想到窗台抽只烟,发现那盆花居然开了。

不过这不像普通的花,更像菌类,之前多肉上长得肉色的小尖变得有手指这么长,两根芽在顶端合并,白色还具有荧光的菌伞在那儿打开,从上往下一直罩到了墨绿色高跟鞋似的多肉。张南赶紧将老婆叫了起来。

“果然长得不一样,真是太漂亮了,我要叫我朋友都来看。”

“行,你自己安排吧。”

“你看,它长得就像一件婚纱似的。还透着荧光,就是下面那双鞋不好,白婚纱怎么配墨绿色的鞋。”女人虽然撅着嘴,却难掩兴奋。

张南听到这儿立马就怔住了,他小声嘟囔:“白婚纱配绿鞋”

“这不是什么新品种吧?你在哪儿买的啊?老公?老公?”

“喔,就在街边的小贩儿那儿买的。”张南敷衍了一下,便躺回床上了。女人还在那儿看个不停。

不一会儿,张南又睡着了。

“张南,我配婚纱我要穿我最喜欢那双鞋。”

“为什么?那双鞋是绿色的,怎么配婚纱?”

“我不管,我的婚礼上都要是我最喜欢的,比如说你。”新娘露出幸福的笑容。

“好好好,都听你的,反正到时候鞋都被婚纱遮了。”张南也满脸宠溺。

张南醒了,起床看看表已经六点,神色慌张的出了家门。坐公交来到公司,张南并不打算进去,他招了个出租车说了个地名便睡了过去。

又是那个梦

“张南,你说,我们以后要男孩还是女孩儿?”

“你生的我都喜欢,你看你,头纱都歪了。”

“那我们生一儿一女吧。”

“不行,国家计划生育呢。”

“我不管,我就要给你生,我有钱,我交罚款。”

>>

“好,什么都依你。”

这时来了另一个伴娘模样的女人“哎呀,我的大小姐,快把你的药吃了,还在这儿和新郎腻歪。婚礼马上开始了,你不知道这样不吉利嘛?”

“我就要和张南呆一起,呆多久都不会腻呢。”

“对,你把药吃了,我先过去了,我在那边等你”张南把药递给了新娘,温柔的端上一杯水。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租车停下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这儿是一间破烂的道观。这个地方张南常来,特别是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每年也添不少香火。张南熟门熟路的登上山门,推开大堂的门就见房间右侧坐着一个老道。张南上前拜了拜便坐到了老道的对面,拿出家里怪花的照片给老道看,老道点点头,说了怪花的来历。

女人早上起床时发现张南早已经走了,女人习惯的起身收拾,准备下午招待来家里看花的朋友。女人朋友并不多,平日里她也不乐意出门,也就只有养花这一爱好,便在花店认识了一些兴趣相投的朋友。所有人都对这一婚纱似的花很感兴趣。

“你看你多漂亮啊,不像我还没穿过婚纱。”女人给怪花浇水,却和怪花说起了话。“其实我现在特别幸福,只要有他在,什么都无所谓。他很温柔,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你知道吗?即使没穿过婚纱,我还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女人刚说完这句话,怪花便枯萎了。之前蓬起的婚纱一下就塌陷了,两只肉色的小树枝也一下化作了水,不一会儿便只剩下两粒高跟鞋似的多肉。

张南回到家,家里反常的没有闻到饭菜的香味,女人横躺在沙发上做出撩人的姿势。

“你不是要请朋友来家里看花吗?”

“花枯了。”女人淡淡的说,张南一怔,上前想抱起女人,女人也任他抱着。

“张南你爱我吗?”

“爱,只爱你。”也许张南从来没这么确信过。

在床上,女人呓语着“张南,我们生龙凤胎好不好?”

“好,什么都依你。”张南气喘吁吁。

凌晨女人起床,摸到厨房,带着一把水果刀回到了床头。她呆呆的看着熟睡的张南。

哐当,刀掉到了地上,张南也睁开了眼。女人和那盆花一起不见了。

张南在床上坐到了天明,然后去了警察局自首自己二十年前联合自己老婆谋杀了前妻。这个当年死了老婆娶了伴娘获得巨额遗产的男人再一次上了小报头条。

根据老道所说,惘生花,乃痴情女子被背叛被杀害,其灵魂化作血水所生养出的充满怨气的花。它会吃掉在它面前炫耀幸福的女人,并变成其样子,取代其位置。惘生花即使身死,可灵魂千年不灭。这就是得不到幸福的人最绝望的诅咒。化解惘生花怨气的唯一方法便是杀死那个生前让她爱极了却伤了她的人。

繁华大街上,熙熙攘攘,一个穿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抱着一盆花四处问。

“先生,买花,惘生花。”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