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向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向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灾能否打破刚性兑付铁律

发布时间:2020-03-26 13:04:18 阅读: 来源:转向盘厂家

本报记者 曾颂 深圳报道

“周六收到地震的消息,公司马上对相关项目进行排查,暂未发现重大损失。”4月22日,中铁信托一名负责信息披露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芦山地震让许多信托投资者心有不安:四川的房地产、基建项目还能碰吗?万一融资项目受损严重甚至灭失,或抵押物出现大幅减值,投资会不会打水漂?记者初步筛查发现,本次震区附近的信托项目主要集中于成都市新津县,中铁信托“涉震”最多,北京信托、中江信托亦有零星产品,暂未发现重大损失;震中地区尚未发现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投放。

有律师表示,天灾属不可抗力,可能导致信托合同无法履行;能否因此打破“刚性兑付”的行规,则是行业面临的新课题。

“涉震”信托排查

记者筛查震区项目发现,距离震中芦山县约90公里(直线测距)的成都市新津县,是信托项目最集中的区域。新津县位于成都市区以南28公里,有“成都南大门”之称;该县有76平方公里土地被纳入国家级新区“天府新区”范围,不少基建工程通过信托融资。

总部位于成都的中铁信托涉足最深。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该公司在新津有8个信托项目在运营,投资本金约7.4亿元,主要投放在道路工程、安居工程上。本月11日,中铁信托还启动发售“优债1322期新津花源片区道路建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拟募集1亿元,用于受让成都“瑞卓置业”对新津县政府的应收账款债权;后者将所获资金投往该县花源镇的道路、桥涵、燃气工程、照明等建设项目。

“经排查没发现项目损失,应该没什么问题。”中铁信托一名工作人员说。

记者注意到,中铁信托的项目对建设工程风险有所“隔离”:以前述项目为例,信托资金买断了瑞卓置业对政府的应收账款,到期后则由新津县政府安排财政资金支付以退出;风控方面,由融资方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保证担保——即使工程因地震受损,只要地方政府、担保方不出资金问题,仍能保证兑付。

中江信托在新津也有几个“民生工程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但其信息披露电话无人接听,无法核实运行情况。

离震中最近的信托项目,大概要数北京信托的“寿安新城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计划于今年2月底成立,投资于成都市蒲江县寿安镇的基建项目收益权;融资人“青蒲建设”以基建工程款和商品房“剑桥小镇”销售回款作为还款来源。蒲江县离芦山县震中直线测距约70公里,属成都市辖内受地震影响较重的地区之一。北京信托方面表示暂未发现项目受损的情况,“这两天会就排查情况发布公告”。

天灾能否打破“刚兑”?

地震对信托业的短期影响,可能体现在西南地区信托项目的销售上。“地震哪怕没有把工程震倒,也可能造成减值。”启元财富投资总监汪鹏表示。网上关于“芦山地震是否汶川地震的余震”的讨论,也影响投资者对西南地产、基建项目的信心——“余震论”给人的感觉是“未来还可能地震”。

万一地震造成项目、抵押物灭失,引起违约,信托公司应该、又能怎么办?“业界讨论的违约案例都有人为因素,没聊过天灾的情况。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融资项目灭失,信托公司也没有理由追责。”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冯加庆说,如果融资项目、抵押物仅仅是受损,企业资金出现困难,可以要求信托公司展期,或调整条款,但不能赖账。

他表示,部分信托合同里,信托公司要求融资方为在建工程买保险,从而分摊风险。“但这不是必要条件。有些项目可能因为保险公司的原因无法投保,不能说有保单才放款,毕竟天灾的概率极小。”

更值得思考的是,天灾面前信托公司与投资者如何共担损失。按照行业潜规则,信托公司对主动管理的融资类项目兜底,天灾能否打破“刚性兑付”?

一名信托公司高管表示,刚性兑付的表面理由往往是信托公司没有履行“善管”和“忠实”义务,在信息披露、风控等方面有瑕疵;天灾可撇清信托公司本身的责任,有可能打破刚性兑付。

“这是个新课题,要看信托公司跟投资者怎么谈。”冯加庆说。

(21世纪经济报道)

孕期保健知识孕期嗜睡需引起重视-

武汉哪里可以看尖锐湿疣

导致手指出现白斑的因素有哪些

相关阅读